剛考上大學的時候,說實話,我對自己的學校并不滿意,選擇日語專業的理由,也只是因為在家可以找工作。如果說除此之外還有其他想法的話,可能只有一個,那就是考研。那時候我也固執,覺得只有用考研這個途徑才能對得起自己休學浪費的這一年時光。當然,我根本沒想過自己會喜歡日語。我只是想著要考研,但是對考研卻一無所知。

這時候,我身邊的人為我帶來了轉機。我表妹是個動漫迷,高三的暑假我在家自學日語五十音,她就陪著我看動漫,那時候我接觸了銀魂,從此一發不可收拾——這是后話了。掉節操的事情認識我的人恐怕都知道了……我就不丟臉了。

言歸正傳。開學之后,我才知道日語專業是個坑。很多人都以為日語專業的就是每天看日劇看動漫,日子瀟灑地有點太不自知。其實哪兒是這么回事??!大一的時候,每天除了看課本,寫五十音,背單詞,其它的時間早就沒了。所以哪兒有別人說得那么瀟灑?

所以,我和別人一樣,痛苦地過了一年認真學習卻毫無目的的生活。

那時候你如果問我:箱子,你畢業了想干嘛?我肯定就告訴你三個字:不知道。要么就是兩個字:考研。其它的還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你說那時候我討厭日語嗎?也不討厭。喜歡日語嗎?也不喜歡。

但是那時候,我很喜歡我身邊的日本人(別問我為什么,我只是發自內心地想要和他們成為朋友而已)。

所以我和外教相處的還不錯。也因為他們,我迎來了我大學中最大的轉機。

大二下學期,外教老師請來了一批日本人。他們當中有高齡78歲的老師,有退休的家庭主婦,還有不少公司社員,甚至還有社長。我的興趣點并不在他們的年齡,而在他們那種面對任何事物都好奇,而且對生活充滿信心和憧憬的態度。有位68歲的阿婆,脖子上掛著一臺單反相機,看到我的時候,就笑瞇瞇地端起相機“咔嚓咔嚓”地拍照,還夸我可愛。弄得我真心有點不好意思了。而且那時候我說的日語都磕磕巴巴,問他們問題的時候,被迫重復了好幾次,但是他們對我都特別客氣,一遍遍地問我想說什么。那時候,覺得心里是真暖和。

后來我們請他們吃飯,我坐在那位78歲的老師身邊和他聊天。當時學長特意坐在我對面,讓我一個人HOLD住身邊的日本人,他一個人單獨陪著一個阿姨。我有點緊張,但是也很好奇他們會怎么說。沒想到我和他們的交流相當地順利,老師笑瞇瞇地看著我,說我說的東西他都能聽懂。當時我真的很驚訝,同時也發現了一件我從未意識到的事情:其實我日語也可以說得很好。

謝謝領隊的溝口先生,還有在飯桌上一直和我聊天的鳥居老師。謝謝你們在離開我們學校一年之后還和我用郵件聊天。最近實在有些忙,過段時間一定給你們發郵件問好。

我這個人其它沒什么好,就是交朋友都是掏心掏肺的??赡芤驗檫@一點,我現在才有這么多朋友陪著我。

送走了日本代表團,我開始仔細考慮自己的未來。我發現,我對日語的興趣與日俱增,而對國內考研這件本就虛無縹緲的事情也越發淡漠。

怎么辦?要繼續學習日語的話,兩條路:國內日語考研,還有就是——去日本留學。

我仔細查了一下考研流程,并向東南大學老教授咨詢考研事項,最后,老爺爺一揮手:“箱子,你留學去吧。如果需要推薦信,我幫你寫?!?/p>

當時我眼淚水差點沒掉下來。不是因為老爺爺能幫我寫推薦信,而是到了大學還有那么多關心我的老師。

我默默想到大一的時候幫我改日記的老師,專門抽空找我教我寫文章;老爺爺為了我考級還專門給我打氣;為了我能夠順利發表犧牲午休時間的老師……

后來,我對自己說:就算花一輩子的時候去學日語,我也愿意。我相信我一定能學好。

爸爸媽媽也很支持我去日本,他們說,這輩子就這一遭,你能不能走好看你的造化咯。我告訴他們,我能行。

后來,我參加了翻譯社,參加了滬江的口語練習,開始有意識地自己給自己加壓學習。

直到現在,我可以教朋友們學初級的日語,給他們講自己的經驗,可以幫助留學哥開公開課,縮短自己和日本人的距離。

一路走來,我覺得我很幸福。

大概就是因為這樣的經歷,才讓我愿意為日語去做很多很多事吧。

當時誤打誤撞的專業,現在成為我割舍不下的情結。

雖然,我現在的日語還是不太好,但我不會再自卑,因為我身邊有很多人都在為我打氣。

為自己,為自己愛的人,我會好好努力。

本內容為滬江日語原創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相關推薦:

滬友日本留學日志:我深深地愛過你

日本留學日志:刻板里的溫情